当爷爷用上智内行机

  

当爷爷用上智内行机

  我给爷爷的手机注册了微信账号,方便他联系山东的家人。还特意把字体调大,声音调响,这样爷爷就能看得省力,听得清楚。我手把手地教爷爷怎么使用微信,怎么加好友,怎么发语音、图片爷爷一边学着使用智能手机,一边感慨地自言自语:“爷爷不是文盲,却是科盲呀!”

  “科盲”的爷爷会闹出一些笑话,让全家人哭笑不得。比如,发语音时,他会像打电话一样说话。“你在吗?话费太贵先聊到这里,下次再聊。我先挂了啊,好好好,再见啊” 我笑着跟爷爷解释,微信聊天用的是家里的无线网络,不会产生话费。爷爷听了可高兴了,于是他的手机就成了热线电话,嘀嘀声一天响个不停,他跟老家的亲戚朋友拉家常也频繁多了。每次还不忘补充一句:“自己刚用上智能手机,有些功能还不会,以后再联系哈。”

  爷爷使用上智能手机,像变一个人似的。不见他早起读书看报,也不见他在书房练习书法,连每天雷打不动蹲点必看的新闻联播也不看了。只见他经常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目不转睛地“抠手机”,有时候专注地看得紧缩眉头,有时候又被手机里的视频逗得哈哈大笑叫他,他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  看到爷爷心急的样子,我也就不忍心再继续“惩罚”他了。但是我跟他约法三章,使用手机要有时间限制。爷爷连连点头同意,看到手机又能正常使用了,爷爷激动地说:“现在科技发达,没有文盲就怕科盲呀,爷爷要被孙女管着啰!”

  “徐薪,徐薪,过来帮爷爷一个忙”暑假这句话成了爷爷的口头禅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呀,是妈妈把爷爷的“老人机”升级成了华为智能手机。拿着新手机的爷爷说要拜我为师,让我教他操作功能。暑假里我有大把空闲的时间,当然恭敬不如从命啦!

  学会了手机上网的爷爷上网成瘾了。于是,我偷偷把爷爷的手机设置了屏幕解锁密码。爷爷打不开手机,急得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,好言好语地求我把他的手机屏幕打开,我故意不搭理他。爷爷熬过了一个“断网”的夜晚,第二天一大早就守在我床前等我醒来,又满脸堆笑地求我帮他手机解锁了。

  看到爷爷这么滑稽的样子,我觉得更好玩了。于是,我偷拍他一些视频动态图发到家人群里,还将他的自拍照做成表情包发群里。爷爷一边跟大家解释都是孙女捣乱,一边乐呵呵继续摸索智能手机的操作方法。果然不是文盲,他很快就能熟练操作手机了,自己摸索出一些使用方法。会搜自己喜欢的怀旧老歌听,根据老家党支部的要求,自行安装了“学习强国”